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  »  情感小说  »  兄弟換妻
兄弟換妻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裸聊、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欧美va天堂在线电影,大色欧美Av,亚洲图欧美日韩在线]

地址发布页: 地址发布页:

老哥酒量不行,三、四瓶後有些不適,我也不好意思再強求人家陪喝。女人們倒是酒後,臉頰扉紅,愈發讓人心動。我沒讓收拾菜,因為趁熱才能打鐵,我先帶老婆洗澡,說是洗澡也就是沖沖。

一分鐘後我出來,給老哥說:「你給我老婆搓搓背。」就連推帶搡的把老哥引進衛生間。浴室裡蒸氣很大,看不很清楚,反而覺得沒什麼不好意。

很快老婆與老哥出來後,我再陪嫂子進去沖,嫂子皮膚細膩,從背後緊緊地貼著,我把頭貼在她脖子上,雙手扣住咪咪,水從指縫裡流進了乳房,我就輕輕的擠捏……怕他們在外面等急了,匆匆的沖完後來到客廳。

兩米乘兩米的沙發上,老哥與老婆正躺著聊天,四個人都赤裸裸的。我把燈光調得很暗,給老哥說:「好好吃吃弟妹。」我們並排躺著,我與嫂子69式,我在下,老哥與老婆69式,反而老婆在下。

我邊吃嫂子的仙人洞邊撫摸著老婆的咪咪,房間裡充滿了曖昧的味道。說實在,看著老婆嘴裡含著他的雞雞慢慢變大,內心是一種激動的興奮,小弟弟在嫂子的嘴裡也急劇地膨脹,聽著「吧嘰、吧嘰」的吸吮聲,男人們的呼吸變成「噢噢」的呻吟。

我把舌頭使勁地舔進洞裡攪動,嫂子明顯的水越來越多,騰出指頭輕輕的按揉在她的後庭,每次著力,嫂子都往前一躍,可能怕我指頭插進後庭,也可能是太過於舒服的抖動。旁邊,老哥也很賣力,他把老婆的兩腿翻起,整個頭埋進下身,我輕輕的撫著老哥的頭說:「使勁吃我老婆。」而雞雞依舊在嫂子的嘴裡。

說真的,我覺得嫂子的口活與老婆不相上下,舌頭在龜頭處靈巧地打轉並不時的深喉,每次深喉時我都得按著嫂子的頭做活塞動作;老婆那邊也開始深喉,偶爾還能看見老婆吃他的蛋蛋。

我叫嫂子暫停,拉著嫂子過去與老婆並肩一起吃他的雞雞,兩個女人頭緊挨著頭,一個吃雞雞一個吃蛋蛋,甚至兩人一起吃雞雞,分兩邊順著往來回上下的舔,香艷的一幕幕現在還回憶在腦海裡,呵呵!

也就幾分鐘,我把她們兩個拉在我這邊,開始一起吃我的雞雞。感覺太舒服了,最主要是的視覺上的刺激,兩個美女在你胯下服務,而且邊吃還邊說:「叫你們嚐嚐當皇帝的滋味。」

此時,老哥就趴在她們後邊,左右開弓,用舌頭為她們服務。我喜歡這樣的性愛過程,這也是我們想要的,原本擔心內心會酸楚,更加擔心兩分鐘就射精,反而早到九宵雲外了,光口交的時間大概就得二、三十分鐘。

可能喝點小酒,總覺得自己很棒,沒問題,信心也越來越足,有幾次甚至強迫自己想最近幾天還得交工作總結的事(這一招是我經常用的,對各位男同胞來說不妨可以試下,雞雞很快就會從高度充血中而軟,不是疲軟,是還硬但沒那麼強),主要是怕過度興奮而射精。嫂子每見此時,都會轉回頭再含到嘴裡把弟弟吃硬,週而復始五、六次後,再強的抽插也沒有射精的慾念了。

我喜歡讓她跪在沙發上,我一腳在地一腳踩在沙發,從後面大幅度的進攻,她叫聲很大,分明還能聽出旁邊老婆的呻吟。老哥很會玩,我與老婆做,從來也沒那麼大動作,撞擊出肉體「劈哩啪啦」的動靜。

插抽一會,老哥就會趴下身來用力地吮吸老婆的下體,我看著也很舒服,因為我喜歡他的敬業精神,老婆也很受用,直喊癢癢的受不了。我把雞雞從嫂子的洞裡拔出,直接蹲式的插入老婆嘴裡,老婆嘴裡塞得滿滿的卻叫不出來,臉憋得通紅。我於心不忍時,嫂子卻突然爬過來吃老婆的咪咪,哦,太香艷了!

我側過頭含著嫂子的咪咪輕輕的咬,呻吟充滿了整個客廳,四人似乎融於一體,不分彼此,而且是越戰越猛。做夢都沒想到四人遊會這樣的出奇的效果,越是玩的花樣多,越沒有射精的念頭,腦海裡就是插與抽、舔與吸。

這時最讓我感懷的一幕出現了,在我從後面操著老婆、老婆吃著老哥的雞雞時,嫂子蹲在我下面吃我的蛋蛋,突然她把我的雞雞從老婆洞裡拔出,嘩嘩滴放進嘴裡吃了一通,然後又拿著弟弟插進去。那時我內心很感動,我在A片裡見到的東東竟然活靈活現在我眼前……  因此,我每插十來下,就拿出來放入嫂子嘴裡升升溫,兩個不同的洞,兩種感覺,一個濕滑卻被緊握,一個濕潤卻被舌尖點得發麻,我甚至彎下腰來與嫂子接吻,我沒有覺得可嫌棄的東西。老哥也沒覺得,除了同性沒接,我們不停地換著接吻,能玩的動作就盡量玩。

可能有一個多小時,老哥要射了,我聽出他吶喊著衝刺,老婆陪著他最後的一博,把他緊緊地接在懷裡了。我還依舊在攀登,我聚精會神,想要把子孫打出去,可不知何原因,就是差一點點火候。

我說要用手,嫂子不讓,我說怕他們等不好,因為大家同步後可以一起交流而不會給別人造成心理負擔,嫂子安慰我說沒關係不用在乎的。看我汗流浹背,實在做不出來,嫂子提議陪我去洗會,也算是中場休息休息,那倆已經躺在沙發上聊天了。

我們出來後,嫂子直接開吃,我讓她轉過身來69式吃,隔旁就是他倆邊摟邊看。我吸得有聲有色,我不在乎用舌頭點擊嫂子的後庭,很美,像個菊花。一頓煙工夫,老哥有了起色,跑到嫂子面前讓嫂子口交,我搬過老婆的頭接著吻,然後要她一起吃嫂子的仙人洞,嫂子扭扭臀部表示不好意思,我就放棄叫老婆吃她的念頭。

老哥叫嫂子坐在我身上,看著自己的弟弟在嫂子頻繁的起伏中時隱時露,我真恨不得時光凝固,我就納悶了,共產黨搞什麼一夫一妻呀?純是違背天理!

老哥叫嫂子別動,然後把她放躺在我身上,我的雞雞還插在裡面,我知道,老哥是要插進來。可能別人覺得不可思議,女人的洞能同時插兩個?其實女人的那裡有很大的容納力,關鍵是尊重女士,不能強迫女人所難,夫妻交友,重在女士的感覺。

是嫂子想叫我們兩個一起插她,就是進來時有些睏難,把我的弟弟擠掉過幾回,嫂子重新把它放進,老哥再嘗試著插進。成功了一會兒,感覺很刺激,我基本上不動,老哥抽插,但我的包皮跟著一進一出,像是自己在插,嫂子叫聲一浪大過一浪……我老婆吃驚的在旁邊看,甚至今天早上還給我說,嫂子真厲害!

這次老哥依舊射在我老婆裡面了,隨著酒精陪著汗水蒸發,我也有感覺射的念頭,嫂子騎在我身上,自己一個人努力,看得出,她喜歡這個姿勢,可能力度自個好掌握。最後的衝刺時,嫂子一不留神從沙發踩空,剛好剎那的快感沒了,弟弟處於抽空狀態,嫂子不好意思,又開始用嘴,我說:「用手吧!」於是我自己打著飛機,嫂子吃著蛋蛋。

老婆從老哥的懷裡也過來參戰,時不時的口交著我,看著她們兩個你一口她一口的搶著棒棒,我的興奮開始凝聚。最後我用手飛快地擼著,嫂子與老婆依舊把臉埋在毛上,終於我大喊一聲,把高潮帶著我的成千上成的子孫化成一道白弧從夜空中滑過,嫂子嘴裡連著我的肚皮沾滿了精液。

射完後我沒有讓她們給善後工作,畢竟兩三個小時了,大家都很累,緊拉著嫂子去洗澡了。

出來後四人並齊躺著聊起了天,老婆握著他的雞雞,嫂子握著我的雞雞,不過,有個共同點,它們都疲軟了,呵呵!都被摟在懷裡,評價著對方的身材與乳房,時不時地還伸出手來捏拿一把,這感覺是一種淋灕盡緻後的放鬆,是大家彼此信任後的情感升華。

老哥酒量不行,三、四瓶後有些不適,我也不好意思再強求人家陪喝。女人們倒是酒後,臉頰扉紅,愈發讓人心動。我沒讓收拾菜,因為趁熱才能打鐵,我先帶老婆洗澡,說是洗澡也就是沖沖。

一分鐘後我出來,給老哥說:「你給我老婆搓搓背。」就連推帶搡的把老哥引進衛生間。浴室裡蒸氣很大,看不很清楚,反而覺得沒什麼不好意。

很快老婆與老哥出來後,我再陪嫂子進去沖,嫂子皮膚細膩,從背後緊緊地貼著,我把頭貼在她脖子上,雙手扣住咪咪,水從指縫裡流進了乳房,我就輕輕的擠捏……怕他們在外面等急了,匆匆的沖完後來到客廳。

兩米乘兩米的沙發上,老哥與老婆正躺著聊天,四個人都赤裸裸的。我把燈光調得很暗,給老哥說:「好好吃吃弟妹。」我們並排躺著,我與嫂子69式,我在下,老哥與老婆69式,反而老婆在下。

我邊吃嫂子的仙人洞邊撫摸著老婆的咪咪,房間裡充滿了曖昧的味道。說實在,看著老婆嘴裡含著他的雞雞慢慢變大,內心是一種激動的興奮,小弟弟在嫂子的嘴裡也急劇地膨脹,聽著「吧嘰、吧嘰」的吸吮聲,男人們的呼吸變成「噢噢」的呻吟。

我把舌頭使勁地舔進洞裡攪動,嫂子明顯的水越來越多,騰出指頭輕輕的按揉在她的後庭,每次著力,嫂子都往前一躍,可能怕我指頭插進後庭,也可能是太過於舒服的抖動。旁邊,老哥也很賣力,他把老婆的兩腿翻起,整個頭埋進下身,我輕輕的撫著老哥的頭說:「使勁吃我老婆。」而雞雞依舊在嫂子的嘴裡。

說真的,我覺得嫂子的口活與老婆不相上下,舌頭在龜頭處靈巧地打轉並不時的深喉,每次深喉時我都得按著嫂子的頭做活塞動作;老婆那邊也開始深喉,偶爾還能看見老婆吃他的蛋蛋。

我叫嫂子暫停,拉著嫂子過去與老婆並肩一起吃他的雞雞,兩個女人頭緊挨著頭,一個吃雞雞一個吃蛋蛋,甚至兩人一起吃雞雞,分兩邊順著往來回上下的舔,香艷的一幕幕現在還回憶在腦海裡,呵呵!

也就幾分鐘,我把她們兩個拉在我這邊,開始一起吃我的雞雞。感覺太舒服了,最主要是的視覺上的刺激,兩個美女在你胯下服務,而且邊吃還邊說:「叫你們嚐嚐當皇帝的滋味。」

此時,老哥就趴在她們後邊,左右開弓,用舌頭為她們服務。我喜歡這樣的性愛過程,這也是我們想要的,原本擔心內心會酸楚,更加擔心兩分鐘就射精,反而早到九宵雲外了,光口交的時間大概就得二、三十分鐘。

可能喝點小酒,總覺得自己很棒,沒問題,信心也越來越足,有幾次甚至強迫自己想最近幾天還得交工作總結的事(這一招是我經常用的,對各位男同胞來說不妨可以試下,雞雞很快就會從高度充血中而軟,不是疲軟,是還硬但沒那麼強),主要是怕過度興奮而射精。嫂子每見此時,都會轉回頭再含到嘴裡把弟弟吃硬,週而復始五、六次後,再強的抽插也沒有射精的慾念了。

我喜歡讓她跪在沙發上,我一腳在地一腳踩在沙發,從後面大幅度的進攻,她叫聲很大,分明還能聽出旁邊老婆的呻吟。老哥很會玩,我與老婆做,從來也沒那麼大動作,撞擊出肉體「劈哩啪啦」的動靜。

插抽一會,老哥就會趴下身來用力地吮吸老婆的下體,我看著也很舒服,因為我喜歡他的敬業精神,老婆也很受用,直喊癢癢的受不了。我把雞雞從嫂子的洞裡拔出,直接蹲式的插入老婆嘴裡,老婆嘴裡塞得滿滿的卻叫不出來,臉憋得通紅。我於心不忍時,嫂子卻突然爬過來吃老婆的咪咪,哦,太香艷了!

我側過頭含著嫂子的咪咪輕輕的咬,呻吟充滿了整個客廳,四人似乎融於一體,不分彼此,而且是越戰越猛。做夢都沒想到四人遊會這樣的出奇的效果,越是玩的花樣多,越沒有射精的念頭,腦海裡就是插與抽、舔與吸。

這時最讓我感懷的一幕出現了,在我從後面操著老婆、老婆吃著老哥的雞雞時,嫂子蹲在我下面吃我的蛋蛋,突然她把我的雞雞從老婆洞裡拔出,嘩嘩滴放進嘴裡吃了一通,然後又拿著弟弟插進去。那時我內心很感動,我在A片裡見到的東東竟然活靈活現在我眼前……  因此,我每插十來下,就拿出來放入嫂子嘴裡升升溫,兩個不同的洞,兩種感覺,一個濕滑卻被緊握,一個濕潤卻被舌尖點得發麻,我甚至彎下腰來與嫂子接吻,我沒有覺得可嫌棄的東西。老哥也沒覺得,除了同性沒接,我們不停地換著接吻,能玩的動作就盡量玩。

可能有一個多小時,老哥要射了,我聽出他吶喊著衝刺,老婆陪著他最後的一博,把他緊緊地接在懷裡了。我還依舊在攀登,我聚精會神,想要把子孫打出去,可不知何原因,就是差一點點火候。

我說要用手,嫂子不讓,我說怕他們等不好,因為大家同步後可以一起交流而不會給別人造成心理負擔,嫂子安慰我說沒關係不用在乎的。看我汗流浹背,實在做不出來,嫂子提議陪我去洗會,也算是中場休息休息,那倆已經躺在沙發上聊天了。

我們出來後,嫂子直接開吃,我讓她轉過身來69式吃,隔旁就是他倆邊摟邊看。我吸得有聲有色,我不在乎用舌頭點擊嫂子的後庭,很美,像個菊花。一頓煙工夫,老哥有了起色,跑到嫂子面前讓嫂子口交,我搬過老婆的頭接著吻,然後要她一起吃嫂子的仙人洞,嫂子扭扭臀部表示不好意思,我就放棄叫老婆吃她的念頭。

老哥叫嫂子坐在我身上,看著自己的弟弟在嫂子頻繁的起伏中時隱時露,我真恨不得時光凝固,我就納悶了,共產黨搞什麼一夫一妻呀?純是違背天理!

老哥叫嫂子別動,然後把她放躺在我身上,我的雞雞還插在裡面,我知道,老哥是要插進來。可能別人覺得不可思議,女人的洞能同時插兩個?其實女人的那裡有很大的容納力,關鍵是尊重女士,不能強迫女人所難,夫妻交友,重在女士的感覺。

是嫂子想叫我們兩個一起插她,就是進來時有些睏難,把我的弟弟擠掉過幾回,嫂子重新把它放進,老哥再嘗試著插進。成功了一會兒,感覺很刺激,我基本上不動,老哥抽插,但我的包皮跟著一進一出,像是自己在插,嫂子叫聲一浪大過一浪……我老婆吃驚的在旁邊看,甚至今天早上還給我說,嫂子真厲害!

這次老哥依舊射在我老婆裡面了,隨著酒精陪著汗水蒸發,我也有感覺射的念頭,嫂子騎在我身上,自己一個人努力,看得出,她喜歡這個姿勢,可能力度自個好掌握。最後的衝刺時,嫂子一不留神從沙發踩空,剛好剎那的快感沒了,弟弟處於抽空狀態,嫂子不好意思,又開始用嘴,我說:「用手吧!」於是我自己打著飛機,嫂子吃著蛋蛋。

老婆從老哥的懷裡也過來參戰,時不時的口交著我,看著她們兩個你一口她一口的搶著棒棒,我的興奮開始凝聚。最後我用手飛快地擼著,嫂子與老婆依舊把臉埋在毛上,終於我大喊一聲,把高潮帶著我的成千上成的子孫化成一道白弧從夜空中滑過,嫂子嘴裡連著我的肚皮沾滿了精液。

射完後我沒有讓她們給善後工作,畢竟兩三個小時了,大家都很累,緊拉著嫂子去洗澡了。

出來後四人並齊躺著聊起了天,老婆握著他的雞雞,嫂子握著我的雞雞,不過,有個共同點,它們都疲軟了,呵呵!都被摟在懷裡,評價著對方的身材與乳房,時不時地還伸出手來捏拿一把,這感覺是一種淋灕盡緻後的放鬆,是大家彼此信任後的情感升華。

    我們不生產AV,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!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于2019-11-22更新.